• 尽人事,知天命。现实,了解自己都是一辈子的事,何况,有些事还要牵扯到别人。心情有时在无奈中纠结,感慨着,把皱纹镶进深邃的眼波。 闲坐无聊,细想也对。明海法师说:在尽责中求满足------以感恩的心面对世界------ 赖活着,多事的春秋里不迷,捋着过来的日子,把半...

  • 初夏的味道

    2015-06-29

    我还没尽情享受春的喜悦,夏天就迈着轻盈的脚步匆匆来临。 初夏的花,素而不艳;初夏的风,香而不腻;初夏的阳光,温而不热;初夏的雨,柔而不躁。我穿上了单衫薄裤,捋起袖子,最大面积地接触初夏的赐予,品尝初夏的味道。 野蔷薇懂得初夏的心思,带着芳春...

  • 在人生的记忆里,总有一些刻骨铭心,历久弥坚。譬如童年情趣,少年情殇,青春爱恋,乡思亲情。在我的记忆中,总忘不了家乡的土疙瘩、高峻的山、清澈的水,忘不了家乡的牛哞、马嘶、狗吠、鸡鸣,还有袅娜的炊烟、漆黑的土灶和老屋里的石磨。 老屋里的石磨通常...

  • 我从小喜欢读书,喜欢买书、藏书。爱书,简直到了嗜书如命的地步。长大以后,我无论走到那里,第一个寻找的目标就是书店。去外地出差,任何东西可以不买,但当地的书店不能不逛,自己喜欢的书不能不买。对那心仪已久未得的图书,我惦记着,盼望着,无论走到...

  • 一年四季,我头枕着波浪,聆听涛声;日复一日,我迎来旭日东升,送别海上落日;朝朝暮暮,我目睹着大海的风韵,品味着大海的情怀 我虽然是一个长年累月漂浮在水面的浪里白条,但不是船。因为我只是一个小不点儿。即使蚱蜢舟也应大过我,更不要说那些万吨级的...

  • 时光荏苒,不觉已进入乙未仲夏,有一个人始终令我难以忘怀那是一位客居台湾的老人,名叫钱亮才,是外公素日通信的同窗,亦是我的忘年之交。 早在2000年,钱爷爷还未满八旬,我则在念小学。自那时起的8年间,我们书信往来,彼此斟酌过若干次的诗文、探讨过无...

  • 寻找一朵花

    2015-06-28

    早晨散步的时候,突然看到一朵花,一朵远离花丛的花,一朵不再站直的花。这朵花的枝躺在地上,躺在地上也不是直的,而是弯曲的。 弯曲的,还不是一般的弯曲,它的弯曲,尽然在地上划出一个圈,又在圈上延伸出来,向更远的地方延伸而去,在更远的地方,它竟然...

  • 夜未央,而你的脚步迟迟在远方。我只能听见山河不息的流向,烟花自焚的美丽惆怅。谁把情诗挂在了弦月之上?谁把思念明灭在枷锁的心房?一袭夜风撩起的发梢,又落下千点瘦墨成行,作茧自缚里缝缝补补,念念忘忘。窗外有明月光,无关门里沧桑。 突然想,山和水...

  • 时值盛夏,该是荷花绽放的时候了,在内心崇尚之余,难免会想到你的美。 平生只喜欢两种花,一个在酷暑之际,一个在严寒之极,一个不媚不俗的悠然自处,一个冰清玉洁的凌寒不惧,这仿佛就是我的生活,在冰火两重的世界里卑微的活着。也许生存的意义不尽现于此...

  • 聆听花香

    2015-06-27

    你说花香是闻的,怎么能听呢,我说不对,花香是可以听到,因为聆听是一个形容词。你呵呵一笑,怎见得呢?那么我告诉你一些故事你就知道了。 题记 【一】 若干年前的一天,和平时一样,起床后我把教室里外都打扫一遍然后放开音响里的儿歌:我要做个乖小孩,天...

总:73 页12345下一页尾页

赞助推荐